目录
联系方式

装饰的艺术

装饰的艺术

自十九世纪初期,在制作首批时计期间,Edouard Bovet就在时计装饰方面投入了大量的心血。表壳和机芯上带有宝石、珍珠、大明火珐琅微绘和雕刻元素。

patrimoine-bovet-1822
播威(BOVET) 公司很快成为装饰艺术方面的标杆。实际上,中国清朝皇帝就是这个品牌的收藏者之一,至今播威(BOVET)的很多时计依旧是紫禁城珍贵遗产的一部分。在播威(BOVET)初涉中国市场时,愛德華‧播威(Edouard Bovet) 就树立了明确的目标,专为皇家贵族制作腕表,当时有了“中国 Bovet”的美名,这种风潮快速传播到其他大洲。愛德華‧播威(Edouard Bovet)享有的知名度和他的时计作品如今在博物馆享受到的待遇可谓绝无仅有的特例,他将制表艺术推向了最高峰。
Inversed_Double-S_2_Q_A_L_P_N_Original_2774-2

除了镶嵌宝石和珐琅工艺之外,雕刻也贯穿着播威(Bovet)的整个历史,这种工艺需要掌握和运用每一种不同的技术。在雕刻机芯时,愛德華‧播威(Edouard Bovet) 展示了至今无人能敌的精细水准。在他的努力下,机芯的装饰变得更加精致,而且,手法也更为大胆新颖,几乎每个表面都是名副其实的三维立体杰作。这种令人折服而又充满创意的工艺成果让愛德華‧播威(Edouard Bovet) 在设计中首次借助透明底壳向世人展示他的镂雕机芯。

在190多年后的今天,播威(BOVET) 依旧留住了制表装饰艺术的未来,否则在这个领域很多技能注定会永远消失。经过制表行业两百多年传承的非凡技术,如今还出现在播威(BOVET) 的现代设计上,与此同时播威(BOVET) 会一如既往地在维护传统制表工艺的同时不断创新。

CF018176

因此,手工雕刻会出现在播威(BOVET) 时计的所有机芯中。播威(BOVET) 如今聘用的这些制表匠从先人那里继承了这些专有技术,同时忠于公司的发展历史,他们能够在技术可行的情况下装饰时计的每个部位,不会受到所选主题和雕刻技术的影响。因此,经常装饰表盘、边缘、表环、表圈和表链。播威(BOVET) 为每位收藏者提供体现各自时计个性装饰的机会。在雕刻方面,实现时计个性化的多样方式:简单的文字(姓名、首字母缩写、日期)、装饰性主题或人物雕刻只是常见的一些选择和主题。

Inversed_Double-S_2_Q_A_L_P_N_Original_2774-2

“Fleurisanne” 雕刻是十九世纪播威(BOVET) 大部分时计的主要装饰类型。如今,无论是装饰表盘、表壳或机芯的表桥,它迄今仍受收藏家的热捧。Pascal Raffy,BOVET 1822 和 DIMIER 1738 的所有人,延续先人愛德華‧播威(Edouard Bovet) 永不减退的魅力,定期提出新创意。

CF018176

在成立190多年之后,播威(BOVET) 公司继续巩固自身在制表装饰艺术方面至高无上的地位,在保留传统的基础上成功创新。播威(BOVET) 每年生产量近三之一甚至更多的腕表都是独一无二的,其精湛技巧备受收藏家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