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微绘的艺术

微绘的艺术

自推出首款制作精湛的时计以来,播威(BOVET)因其点缀在微绘中的臻至完美的细节,在众多品牌中脱颖而出。

愛德華‧播威 (Edouard Bovet

尽管采用这种装饰类型的时计种类繁多,不过,愛德華‧播威(Edouard Bovet)最终借助画面的卓越品质而树立了自己的声望。毫无疑问,这让播威(BOVET)在包括中国清朝皇帝在内的早期顾客中大获成功。中国清朝皇帝在十九世纪早期购买的其中一款时计依旧陈列在紫禁城的正殿中。底壳上绘制了两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天鹅,这个图案本身就是愛德華‧播威(Edouard Bovet) 能在这个早已禁止对外贸易的国家大获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令人遗憾的是,在二十世纪到来的工业时代让装饰艺术日渐凋零,在这一点上,珐琅技师和微绘的专有技能几乎彻底消失。

Bovet-Micro-Peinture-22





光面漆

瑞士曾因其一丝不苟的工匠守则获得广 泛的国际赞誉,而赋予瑞士这些工艺如此崇高地位的总离不开极少数倡导者的支持,播威(BOVET) 就是其中之一。播威(BOVET) 为其微绘采用的绘画技巧就是光面漆工艺——源自曾给播威(BOVET) 带来无数荣光的精湛技术,它是由专为播威(BOVET)工作的其中一名制表匠发明的,目的是突出中国生漆的质量。





Bovet-Micro-Peinture-17





它是迄今仍被使用的技术之一,可以最大限度地定义细节,且防震效果高于珐琅。与其他技术一样,根据主题的复杂程度和所用的颜色种类,光面漆也需要反复烧 制。不过,烧制工艺的温度不得超过140℃,从而可将光面漆应用到各种位置。在大部分播威(BOVET) 微绘作品中,通常以珍珠贝母为装饰。




Bovet-Micro-Peinture-27





珍珠贝母

珍珠贝母经过特殊处理工序,其表面可为各种精致的细节提供理想的背景。珍珠贝母涂以透明漆料后可以彻底释放出夺目的彩虹色。珍珠贝母的覆盖色为不透明色调,根据图画设计的性质,可以将它用作微型镶嵌的一种装饰。每个表盘是独一无二的,为花卉主题、动物、风景、肖像或画作复刻等各种主题的丰富想象设置框架。





创造

制表匠的工作包括用五倍大的比例绘制和转移图画,并使其适应表盘的圆形结构,同时考虑表针和任何潜在表盘开口的位置。这个初期步骤通过审批后,可以将图画按正确的比例转移,并在表盘上绘制出框架草图,稍后在进行其他操作:依此画出背景、装饰和细节,然后用极为细腻的貂毛画笔子逐一上色。在每次操作前,制表匠需要添加少许清漆,固定住每种颜色的具体细节。每次使用清漆必须进行烘烤,然后再进行抛光。

 

Bovet-Micro-Peinture-12





新技术

完成最后一次清漆并烘烤完毕后,最后需要做的是,不断地进行轻柔的摩擦动 作,让表盘达到最终厚度,最后进行抛光,这会展示整个工作的完整深度。播威(BOVET) 的工匠们渴望做到完美,研制出与光面漆相关的最新技术。因此,部分表盘带有手工绘制的金叶子,有时候,它们也镶有金箔或银箔片,与清漆一起打造金属效果。





铸就非凡

播威(BOVET) 生产的绝大部分时计带有微绘元素,表明在客户和收藏家看来,播威(BOVET) 与这种艺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播威(BOVET) 在制表装饰艺术领域表现出来的非凡成就不仅保护了面临威胁几近消失的传统技术,同时赋予了它们新的活力,促使它们在追求完美的道路上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