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Pascal Raffy 树立的长期战略和愿景。

传承与创新,情感与熱情

Pascal Raffy 的介紹

Pascal Raffy 对腕表的无限热情,制定的长期战略与愿景造就了 BOVET 工坊在制表艺术上的最高造诣。

高级时计

Pascal Raffy在孩提时代,常常会与祖父一起度过周末。而Pascal Raffy 的祖父是一位腕表鉴赏家,收藏了许多时计工具,而且总会展示给Pascal Raffy看。也是从那时起,Pascal Raffy开始接触并探究高级时计的美妙世界。他会了解每款腕表的具体特征、历史或它们各自对高级制表业的技术或艺术发展的影响。

Pascal-Raffy_Original_757









现状

这足以激发出对高级时计的热情,更重要的是,这会给 Pascal Raffy 带来新的价值理念,并使他真正注意到传承下来的真正的奢华腕表。这些品质如今成为播威(BOVET) 工坊不断取得成功的根基。Raffy 氏家族,原本来自法国阿登地区,在十七世纪以前一直被称为“Raffin”,在 Pascal Raffy 出生前,整个家族主要定居在瑞士。十八岁的Pascal Raffy 迫切地希望获得独立,于是前往巴黎学习法律。在巴黎留学期间,他遇到了自己未来的妻子,並且获得了个人收藏中的第一批时计。






一段令人称颂的历史

到了二十一世纪初,Pascal Raffy 暂停工作,将重心从工作转移到家庭中,开始专心陪伴孩子们。在此期间,经人引荐接触到了播威(BOVET) 工坊。这位沉积多年的“睡美人”需要注入新鲜“血液”——资金投入——以重获昔日的辉煌和荣耀。1822年,当时的播威(BOVET) 工坊非常出名,推出了一系列标志性的时计工具,以12点位置表冠和经典蝴蝶结为标志,这段辉煌的历史立即吸引了Pascal Raffy。很快,2001年,现任总裁Pascal Raffy正式入主公司,成为播威(BOVET)唯一的所有者。他大刀阔斧,制定出播威(BOVET)未来详细的长期发展规划:延续播威(BOVET)内部制表工匠们无与伦比的精湛技艺;实现上下一体化开展品牌垂直整合工作;重新恢复内部生产所有机芯的业务。正如Pascal Raffy所愿,这三项举措后来成为 BOVET 1822 获得成功的主要跳板。


BOVET 工坊

2006年是 BOVET 1822快速发展的一年。在短短几个月中,Pascal Raffy 成功给播威(BOVET) 工坊增添了新成员:BOVET 1822 Manufacture de Cadrans(播威1822表盘制造厂),DIMIER 1738(Dimier 1738机芯厂)Manufacture de Haute Horlogerie(高级钟表制造工坊)以及 Château de Môtiers工坊。此次并购让公司彻底获得了独立,使之有机会进一步提高质量水平。自此之后,腕表行业的收藏家、专业人士和热情的观察家每年都会盛赞BOVET采用的先进技术。不过,播威(BOVET) 在开拓创新的同时依旧原封不动地保留了支撑公司二百年来不断取得成功的传统制表工艺。Pascal Raffy不仅行事严谨,有条不紊,而且他还极具敏锐洞察力,在选择上具有高瞻远瞩的魄力——大家普遍认为,他是当下富有远见卓识之人。此外,他的个人内在魅力会立即赢得所有人的赞赏。

“我很高兴,且很荣幸地发现,在最近15年,我们一直能够坚定不移地维护我们特有的传承”
Pascal Raffy 2015年5月15日

Amadeo® 系统

Pascal Raffy 对腕表的无限热情,制定的长期战略与愿景造就了播威(BOVET) 工坊在制表艺术上的最高造诣。现代时计的发展离不开他引入的 Amadeo® 系统,该系统能将时计变成座钟、怀表或双面用腕表——而且无需任何工具就可实现。

Mr Raffy Bovet









传奇历史

陀飞轮首次出现在怀表的黄金时期,设计以抵消时计垂直放置时受到的重力影响。因此对于一家久负盛名的陀飞轮机芯制造商而言,产品的多功能性实必不可少。在 Pascal Raffy 的领导下,播威(BOVET) 工坊以及各部门将秉承其始终如一的态度,充分尊重它辉煌传奇的历史,在此基础上不断进行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