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飾的藝術

裝飾的藝術

自十九世紀初期,在製作首批時計期間,愛德華·播威(Edouard Bovet)就在時計裝飾方面投入了大量的心血。錶殼和機芯上帶有寶石、珍珠、大明火琺瑯微繪和雕刻元素。

patrimoine-bovet-1822
播威公司很快成為裝飾藝術方面的標竿。實際上,中國清朝皇帝就是這個品牌的收藏家之一,至今播威的很多時計依舊是紫禁城珍貴遺產的一部分。在播威初涉中國市場時,愛德華·播威就樹立了明確的目標,專為皇家貴族製作腕錶,當時有了「中國播威」的美名,這種風潮快速傳播到其他大洲。愛德華·播威享有的知名度和他的時計作品,如今在博物館享受到的待遇可謂絕無僅有的特例,他將製錶藝術推向了最高峰。
Inversed_Double-S_2_Q_A_L_P_N_Original_2774-2


除了鑲嵌寶石和琺瑯工藝之外,雕刻也貫穿著播威的整個歷史,這種工藝需要掌握和運用每一種不同的技術。在雕刻機芯時,愛德華·播威展示了至今無人能敵的精細水準。在他的努力下,機芯的裝飾變得更加精緻,而且,手法也更為大膽新穎,幾乎每個錶面都是名副其實的三維立體傑作。這種令人折服而又充滿創意的工藝成果,讓愛德華·播威在設計中首次借助透明底殼,向世人展示他的鏤雕機芯。

在190多年後的今天,播威依舊留住了製錶裝飾藝術的未來,否則在這個領域很多技能注定會永遠消失。經過製錶行業兩百多年傳承的非凡技術,如今還出現在播威的現代設計上,播威會一如既往地在維護傳統製錶工藝的同時不斷創新。

CF018176


因此,手工雕刻會出現在播威時計的所有機芯中。播威如今聘用的這些製錶師從先人那裡繼承了這些專有技術,同時忠於公司的發展歷史,他們能夠在技術可行的情況下裝飾時計的每個部位,不會受到所選主題和雕刻技術的影響。因此,經常裝飾錶盤、邊緣、錶環、錶圈和錶鍊。播威為每位收藏家提供展現各自時計個性裝飾的機會。在雕刻方面,實現時計個性化的多樣方式:簡單的文字(姓名、首字母縮寫、日期)、裝飾性主題或人物雕刻等只是常見的一些選擇和主題。

Inversed_Double-S_2_Q_A_L_P_N_Original_2774-2


「Fleurisanne」雕刻是十九世紀播威大部分時計的主要裝飾類型。如今,無論是裝飾錶盤、錶殼或機芯的錶橋,它迄今仍受收藏家的熱捧。Pascal Raffy、播威BOVET 1822 和 DIMIER 1738 的所有人,延續先人愛德華·播威永不減退的魅力,定期提出新創意。

CF018176


在成立190多年之後,播威公司繼續鞏固自身在製錶裝飾藝術方面至高無上的地位,在保留傳統的基礎上成功創新。播威每年生產量近三之一甚至更多的腕錶都是獨一無二,其精湛技巧備受收藏家欣賞。